0551—62774666
zhaopin@ahcywl.com

乌俄之战对全球性供应链的灾难性影响

发布日期:2022-03-01 浏览次数:203

来源:ACE供应链创新

时间:2022-03-01

作者:NISCI宁创


2022年2月24日普京发表紧急电视讲话,决定在顿巴斯地区进行特别军事行动,标志着俄乌战争爆发。针对俄乌战争,王毅与拉夫罗夫通电话表示:我们一贯尊重各国主权与领土完整,理解俄方安全关切,主张摒弃冷战思维,通过对话谈判解决问题。这是正确的立场,希望俄乌响应,乌克兰宣布永远中立,不加入北约,俄罗斯停止战争,退出乌克兰东部地区,和平谈判,结束战争,签署和平协议。可能这只是我们良好愿望而已,残酷战争难以一时平息。那么俄乌之战将会给全球供应链带来哪些影响?

01集装箱运输


尽管进出黑海的集装箱运输相对来说范围不大,俄罗斯与乌克兰的战争可能会对全球集装箱供应链造成灾难性后果。

在前几日的 Freightwaves全球供应链会议上,海运行业负责人说道,军事对抗的连锁反应可能会蔓延到该地区以外的地方,冲击世界贸易。行业中有人推测,这次战争很可能会再一次引发对乌克兰2017年那次NotPetya网络攻击。全球最大的承运商——马士基的系统停工了大约两周,这种“隐形战争”削弱了马士基和联邦快递欧洲子公司 TNT 的系统。虽然在当时没有对供应链产生真正的影响,因为全球体系中有足够的缓冲能力来取代它。然而,2022年集装箱航运的缓冲能力几乎为零,因此类似的网络攻击可能对全球供应链造成毁灭性影响。

芯片的生产与供应受阻

全球半导体已经供不应求,乌克兰的战争可能会加剧这一问题。战争引发了整个芯片行业,尤其是内存芯片生产商的又一轮担忧:来自乌克兰的对芯片制造至关重要的气体供应可能会中断,并可能推高半导体晶圆价格,加剧芯片短缺。

花旗分析师在一份研究报告中表示,乌克兰的军事行动可能会破坏氖、氪和氙的供应,这些都是芯片生产中使用的激光器所必需的。

存储器制造商目前持有这些关键气体约6到8周库存,高于4周的正常水平。然而,这些气体的供应高度依赖乌克兰,该地区军事行动造成的任何产出中断都可能导致半导体生产受到严重影响。富国银行分析师Aaron Raker也权衡了战争可能引发的供应问题。他指出,根据一些报道,乌克兰生产供应美国90% 的氖,以及35%的钯。

石油和天然气:价格上涨 50-150%

短期内,一场俄乌战争,哪怕是一场有限的战争,都会引发石油和天然气价格进一步大幅上涨,尤其是在欧洲。俄罗斯供应欧洲约 30% 的石油和 35% 的天然气,一旦发生冲突,这些资源将被切断。荷兰合作银行(RaboBank)认为,这可能会将油价从已经上涨的每桶90美元左右推高至125美元,而天然气价格也会随之走高。

虽然沙特阿拉伯等国家可以介入以帮助解决俄罗斯供应短缺的问题,但交付的基础设施并不完整。但如果实施更长期、更严厉的制裁,“潜在的价格影响将是巨大的,石油价格上涨至 175 美元,天然气价格上涨至 250 美元。”

食品和肥料

俄罗斯是世界上最大的小麦种植国,乌克兰排名第五。大麦、玉米、向日葵和油菜籽的生产也将受到严重影响。虽然包括澳大利亚在内的一些国家可能能够弥补部分供应损失,但它们可能面临一个障碍:化肥。

全球 23% 的氨、17% 的钾肥、14% 的尿素和 10% 的磷酸盐来自俄罗斯。尽管中国也是全球主要供应国,但其大部分产品已指定用于国内,战争将导致全球短缺和关键肥料成分价格上涨,影响作物生产。

金属与制造

制造业供应链也将受到针对俄乌冲突或制裁的影响。俄罗斯在全球镍出口中的份额估计约为 49%、钯 42%、铝 26%、铂 13%、钢 7% 和铜 4%。“这以及经去掉了厨房用具、手机、医疗设备、交通、建筑和电力等全球镍出口的一半;用于催化转化器、电极和电子设备的钯;四分之一的铝用于汽车、建筑、机械和包装,这将对价格造成巨大的上行压力。

金融市场

无论是战争还是严厉制裁,都可能导致金融市场避险,从而推高债券价格和降低利率。这可能是对当前许多发达经济体利率上升趋势的平衡。

专家预计,如果发生冲突,美元、日元、瑞士法郎和黄金将是显而易见的选择。如果发生战争或制裁,俄罗斯卢布将会贬值,欧元也是如此。即使避免了冲突,还是会有一些持续性后果,因为这仍然会产生重大的政策影响,它将加速一些已经发生的全球趋势,其中许多是由新冠疫情危机和日益激进的外交和贸易政策引发的。

战争爆发当天,全球股市暴跌,世界金融市场一片绿油油了。

美俄乌克兰的激烈冲突可能会给全球供应链带来更广泛的挑战。

浙江义乌:乌克兰贸易订单大量减少

我国是乌克兰最大的贸易伙伴国,2021年,中乌货物贸易额再创历史新高。如今俄乌紧张局势再度升级,也让在浙江义乌从事中乌贸易的贸易商们感受到强烈的“寒意”。

在义乌国贸大厦的一家外贸公司内,长期从事中乌贸易的商人萨姆斯正在和自己的乌克兰客户打视频电话,了解当地的情况。

浙江义乌常驻外商 萨姆斯:从去年大概12月到现在,卖出去的量在乌克兰越来越少了,以前一个星期可以卖出10万元,现在两个月总共才卖了10万元。以前过完年基本上就开始订货了,但现在市场开市已经差不多一个星期了,一个乌克兰的订单也没有。

集装箱航运受影响较小

目前与油轮和干散货航运相比,集装箱航运业受俄罗斯-乌克兰危机影响相对较小。 但对已经紧绷两年的全球集装箱运营体系而言,这也将会是一个潜在的叠加风险点视危机的后续发酵进程,可能进一步延长拥堵时间,并使运费保持在历史高位的时间更长。

目前美国宣布制裁VEB俄罗斯发展和对外经济事务公司银行和PSBPromsvyazbank 公共股份公司以及子公司们和相关的资产。(详细制裁见下文)

其中包括了五艘船,一艘滚装船,二艘油轮,二艘集装箱船。

二艘集装箱从船迅网的轨迹来看目前运营于俄日航线,跟我们影响也不大。

美西的拥堵的变化,春节后,美国西岸港口候港船只有减少,阳明海运指出,目前候港时间从最长近月降至20天左右。物流巨头德迅集团统计,目前全球超过565艘主船舶在候港;亚洲Linerlytica平台估计全球约10%货柜船被卡,美西的拥堵往北美他港口移转,Sea-Intelligence预测3、4月拥堵状况将加剧。

目前积极的变化是LA+LB等待靠泊的集装箱船舶从高峰100多艘减少到了66艘。不利的是车架的流转效率还停留在低位,说明集装箱末端集疏还是相当不畅。

物理中断

从亚洲到欧洲的空运已经开始绕过潜在冲突地区。虽然船用燃料的供应可能不会受到直接限制,但据报道,油价上涨对船用燃料价格产生了连锁反应。 

多国宣布对俄罗斯实施制裁

据央视财经报道,美国总统拜登22日在白宫就乌克兰局势发表讲话,宣布对俄罗斯实行经济制裁。本轮制裁对象包括为俄经济发展和军队建设提供资金的两家大型国有金融机构及其附属机构、俄主权债券市场和5名与俄政府有关联的个人及其亲属。

美政府冻结受制裁的俄金融机构在美资产、禁止美国个人和企业与其交易、将其排除在全球金融体系之外并阻止其获取美元资产。美政府还将禁止美国个人和企业在二级市场投资俄政府机构发售的债券。

同一天,欧盟外长宣布了欧盟针对俄罗斯的一揽子制裁方案。包括:欧盟将对批准承认乌克兰东部“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和“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独立的俄国家杜马,也就是议会下院议员进行制裁,冻结其资产和禁止向其颁发签证等。欧盟还将制裁27个“破坏或威胁”乌克兰独立、主权、领土完整的个人和实体等。 据悉,此轮制裁措施需得到欧盟27国正式批准后方能生效。

英国首相约翰逊22日在议会下院宣布,为应对乌克兰局势,英国制裁5家俄罗斯银行和3名俄罗斯富商,并禁止英国个人和实体与受制裁对象从事交易。

加拿大政府当天也宣布了对俄罗斯的第一轮制裁,包括:禁止加拿大人购买俄罗斯主权债务;将对两家俄罗斯国家支持的银行实施制裁等。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今天上午宣布对俄实施制裁,包括暂停向“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和“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相关人员发放签证并冻结其资产、禁止日本个人或实体与上述地区进出口交易等。

乌克兰从24日起实施为期30天紧急状态

乌克兰议会23日以335票赞成,投票通过了从当地时间24号零时开始,在全国(除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地区外)实施为期30天的紧急状态。


当地时间24日,位于乌克兰哈尔科夫市和第聂伯罗市的机场被临时关闭。目前,两个机场被临时关闭的原因未知。

此外,乌克兰国家边防局今天表示,已经对乌克兰与俄罗斯、白俄罗斯、顿巴斯领土和沿海地区实施限制措施,包括禁止民众在夜间逗留,禁止任何船只从港口离开等。  

原油、天然气、黄金都涨了

天然气、原油走势与俄、乌局势息息相关。如今拜登宣布对“北溪-2”项目出手,欧洲天然气再度暴涨,一度涨超10%。

由于俄、乌局势可能对欧洲国家的影响更大,因而布伦特原油获得的支撑更强,其近期上涨幅度比美油更强。周三,布伦特原油较WTI原油的溢价升至疫情爆发之初以来最大,两者价差扩至接近每桶5美元。

此外,因避险需求上升,黄金也呈现涨势。

油价、港口安全和拥堵

在俄乌局势紧张等因素的推动下,上周布伦特原油现货价格一度重上每桶100美元关口,达到八年来高位,本周期货价格也上涨至每桶97美元以上。对于集装箱航线而言,燃料是最大的成本之一,但最终会通过燃油调整系数附加费转嫁给货物托运人。

港口安全是第二个考量因素。Sea-Intelligence 的丹麦集装箱分析师指出,不断升级的危机给乌克兰港口的航运服务带来了风险。航运保险业的战争风险委员会上周表示,乌克兰和俄罗斯的黑海和亚速海水域已被添加到高风险区域。

除了现实层面的港口安全,网络层面的安全也引发了业界的担忧。咨询公司 Vespucci Maritime 的首席执行官 Lars Jensen认为,在俄乌冲突发生之后,面对美国和欧盟等地区的制裁,俄罗斯很可能会以网络攻击作为回应,而航运公司、港口和码头等关键基础设施最有可能成为攻击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