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1—62774666
zhaopin@ahcywl.com

俄乌冲突与新冠疫情双重影响下的国际航运市场趋势

发布日期:2022-03-11 浏览次数:191

来源:物流产品网

时间:2022-03-11

作者:快言慢说


2020年初以来,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给全球航运物流业带来了严重冲击,集装箱设备短缺、船期大量延误、舱位难以保证、运价持续上涨等负面因素,导致全球海运供应链陷入困境。

2020年初以来,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给全球航运物流业带来了严重冲击,集装箱设备短缺、船期大量延误、舱位难以保证、运价持续上涨等负面因素,导致全球海运供应链陷入困境。

历经十多天的俄乌冲突,似乎出现了和平的曙光,双方提出的和谈条件渐行渐近,但其对国际航运的影响远没有结束,因冲突而引起的世界格局的变化,将会长期而深远地影响着国际航运业的发展趋势,在此,谈几点看法,供商榷。

一、俄乌冲突下的恐慌影响

人们常说,恐惧是魔鬼,俄乌冲突产生的恐慌情绪造成的冲击,远比战争造成的冲击大。

2月24日,俄罗斯宣布在乌东地区开展特别军事行动,随即,乌克兰宣布全境进入战时状态,黑海西北部特定水域以及亚速海全部海域禁止船舶航行,乌克兰部分港口作业中止或者不正常运转。

敖德萨港位于乌克兰南部沿海敖德萨湾西南岸,濒临黑海西北侧,是乌克兰的最大港口,也是乌克兰的主要油港。当地时间24日,俄罗斯军队已登陆乌克兰敖德萨。

哪怕是一场局部有限的战争,都会引起恐慌,俄乌冲突的恐慌情绪迅速传导到大宗商品价格层面,尤其是国际天然气和原油期货价格出现大幅上涨。 

在恐慌情绪影响下,冲突导致海运运价格飙升,从波罗的海到英国/大陆的阿芙拉型TD17航线在一天内飙升108155美元,这是历史上第一次在一天内的涨幅超过100000美元,国际油运市场恐慌情绪传导,对其它的航线与船型将造成重大影响。

早在2月13日到19日,俄乌冲突还没有发生,俄罗斯军事演习封锁了黑海大片海域,其恐慌性给黑海贸易量增添了显著负面影响。

俄罗斯在全球海运出口中比例约5%,以欧洲(从俄罗斯西部)和亚洲(从俄罗斯东部)短途为主,乌克兰出口量在全球海运出口中比例约1%,二者相加,比例并不高,但造成的恐慌情绪却很大。

恐慌情绪无序蔓延,发生连锁反应,造成的影响更大,远离俄乌冲突的其它的地区,也会受到影响。

俄乌冲突,并未处于国际海运通道的关键节点。俄罗斯和乌克兰在石油、天然气和粮食的出口上具有一定的市场份额,但并不会对海运业的全局产生太大影响。目前所出现的运价波动,更大程度上是因人们的恐慌情绪导致的。

比如,我国境内与欧洲方向的海陆运输通道所受影响并无外界担心的那么显著,但运价却在上行。

战争的恐慌情绪,还会形成对货物的囤积性需求,比如1951年的朝鲜战争就引发了一波恐慌性的囤积,海运贸易在这一年增长了16%。

其实,今天的局部战争的烈度极为有限,精确制导、定点清除、斩首行动让现代战争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对市场的影响往往是心理层面,进而引发航运市场的波动,俄乌冲突,从目前来看,主要是针对的军事目标。

新闻媒体也对恐慌情绪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无根据地推测俄欧能源管道可能中断带来的海运新增需求,从而进一步推升了航运涨价的预期。 

不过,毕竟是战争,冲突局面具有不可控性,瞬息万变,其具体影响也不易评估,未雨绸缪,远离高危区,无可厚非。军事对抗的连锁反应可能会蔓延到该地区以外的地方,冲击世界贸易,进而冲击航运业。 

另一个恐慌情绪来自对制裁的预期,其实际影响比制裁本身更大,最显著的特点是将制裁的后果扩大化。  

俄乌冲突暴发,美国、英国、欧盟、加拿大、日本、澳大利亚等西方国家先后宣布对俄罗斯实施制裁。不错,制裁将对航运市场造成影响,俄罗斯有49家航运公司,合计自有运力达1000艘,加上域外相关联公司船只,制裁将使运力缺口巨大,直接大幅推高即期市场运费水平,但在人们心目中的恐慌情绪影响更大。  

德国宣布暂停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认证程序,油运市场出现一定的恐慌情绪,导致天然气价格飙升,其实,在此之前,北溪2号并未通气,并且,目前的制裁只是暂停,而不是永久关闭。

所谓的金融核弹,就是对被选中的俄罗斯银行从SWIFT(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国际结算系统中排除。其威力也并不是人们认为的那么大,其实,已将有能源结算业务的俄罗斯银行排除在外,当然,这造成实质性的结算难题,同时,也产生其大的恐慌情绪。 

比对制裁造成的恐慌更大的,是对持续加码制裁的预期,其实,有制裁,就有抵制,俄罗斯的反制,也削弱制裁的威力。

二、俄乌冲突下的深层影响

海运是全球贸易的动脉,世界经济的“晴雨表”,具备成本低、覆盖广、运量大等许多优势,俄乌冲突将导致关键的海上通道不稳定,港口拥堵时间延长,从而导致全球供应链危机。


从航运周期角度来看,2022 年处于中周期的早期, 处于新一轮航运长周期繁荣期当中,但俄乌冲突打断了其固有通道,横跨黑海的货物运输,这是一条攸关原油、干散货的航运要道,其冲突造成重要影响。

石油,可能是最容易受国际局势影响的大宗商品之一,历史上的三次石油危机,都与地区战争或冲突有直接的关系。战争冲突,国际石油和天然气能源运输市场首当其冲。

俄罗斯是世界上最大的产油国之一,亦是全球最大的石油出口国之一。2020年,俄罗斯石油出口总额为726亿美元,居全球第二位,占到全球石油出口总额的11%。俄乌冲突造成的局势紧张,对俄罗斯的石油供给造成严峻的考验,影响全球整体的供应量。

其它能源,LNG占全球海运出口的8%和煤炭占全球海运出口的13%。俄罗斯供应欧洲约 30% 的石油和 35% 的天然气。

基于俄罗斯在国际石油、天然气市场的重要地位,俄乌冲突的快速升级对国际航运市场形成了重大的扰动作用,冲突与制裁,不仅带来能源价格的飙升,更带来海运价格大幅走高。 

俄罗斯遭受制裁后,欧洲能源采购必将转向中东国家,虽然中东沙特阿拉伯等国家可以介入以帮助解决俄罗斯供应短缺的问题,但交付的基础设施并不完整。潜在的价格影响将是巨大的。

美国LNG会更多的进入欧洲市场,但距离遥远,必然造成运价的波动,对于海运航线而言,燃料是最大的成本之一,油价上涨对船用燃料价格产生了连锁反应,势必对海运成本造成影响,从而推高海运价格,加之俄罗斯原油供应可能转向亚洲,带来更多长距运输;从亚洲到欧洲的航运必然绕过潜在冲突地区,距离增长,都对航运价格带来压力。


再说粮食,俄罗斯与乌克兰都号称“欧洲粮仓”,两国合计小麦出口量占全球份额的30%,两国合计玉米出口量占全球份额的20%,几乎全部从黑海运出。正是冲突区。

其出口的目的地主要有中国、土耳其,尼日利亚,印尼,特别是埃及,小麦供应严重依赖进口,上述国家的粮食贸易,除了部分以陆路实现外,大部分靠海运,俄乌冲突导致的贸易中断,必然是其进口国家寻找新的粮源,从而影响航运的版图。

考虑粮食刚性,长期需要其他地方替代。航线可能有变化,亚欧地区的玉米贸易和货运需求预计将被转移至其他主要玉米出口地区,美国、巴西和阿根廷等,运距需求将被拉长,同时原材料价格和相关地区运价也将受到供需短时错配而同步走高。

小麦替代包括澳大利亚在内的一些国家可能能够弥补部分供应损失,带来平均运输距离的变化,贸易再平衡状态的混乱。

从历史上的贸易争端、战争危机等事件冲击来看,往往会带来商品供应替代的额外成本,导致包括运输在内的价格上涨。

从集运来说,乌克兰敖德萨港是黑海地区最大的集装箱港口,每年约有 100 万TEU集装箱 进入乌克兰港,黑海的航行自由仍然存在高度不确定性,乌克兰港口关闭将加剧东地中海和黑海港口和码头的拥堵问题。

全球集运供应链始终处于紧绷的状态,为应对局部战争风险,或将优化贸易航线,或推出替代性的航线,自然要比原航线距离长,成本高,推高海运运价。 

全球前三大集装箱运输公司,马士基、地中海航运及法国达飞集团均宣布:暂停对俄罗斯和乌克兰的运输服务,这一举动将影响全球至少47%的集装箱航运。 

预计船公司或将增加希腊的比雷埃夫斯港或西北欧港口相关的替代性航线,减少进入黑海海域的班轮航次。

如果战争久拖不决,将调整至其他航线以规避战争风险,带来运价非线性突变。尽管进出黑海的集装箱运输相对来说范围不大,然而可能会对全球集装箱供应链造成灾难性后果。

从历史角度看战争与航运业的关系,或许能够给我们更多启发。战争存在极端情形下的不确定性,可能让航运运价飙升。1956年的苏伊士运河战争,使苏伊士运河的交通量转移到围绕好望角的较长航程,费率和定期租船活动出现飙升。战争会导致船舶短缺,由此产生的高运价吸引了新的投资者进入该行业,从而扩大了航运能力。

三、俄乌冲突下的长远影响

当前,我们正面临着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俄乌冲突,看似区域的冲突,但对国际局势、全球经济的影响,将更加深远。其中对航运长期影响,对世界石油贸易版图的影响较大,对全球供应链带来更广泛的挑战,俄乌冲突将深刻的影响世界格局,同时也将长远地影响航运格局。

即使冲突停止,还是会有一些持续性后果,世界性的外交和贸易政策引发的全球趋势,国际航运基本面演变也将超过此前的预期。

俄乌冲突,引起了欧洲各国对能源安全的重新定位,其中可能影响最大的是天然气,如何排除地缘政治扰动原油市场和天然气市场,是其考虑的重点。

目前,大量俄罗斯石油和天然气通过管道输送到欧洲,仅2021 年仅通过途经乌克兰的 “友谊” 管道向欧洲输送约4000万吨原油,以及约170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如果减少对俄罗斯能源的依赖,必然要寻找替代能源。

欧洲似乎达成共识,逐步减少对俄罗斯的能源依赖,欧洲大概率需要通过海运补充一些非俄罗斯的石油和天然气,来补充出现的能源供应缺口。


因此欧洲各国不得不增加其他地区的采购量。采购范围将扩大至美洲、地中海、北海、西非和中东,这似乎不是中短期需求,可能是长期打算,从而提高VLCC油轮运价,长期推升油轮市场。

卡塔尔的油气资源在短时间内弥补供应缺口,而长期看,美国页岩气是重要选择,美国借助页岩油开采技术向全球推销原油,其替代效应强于中东地区,欧洲天然气缺口也需要北美的强力支撑,美国至欧洲的LNG运输需求也将显著提升。北美替代效应所产生的运输需求,利好跨大西洋航线。

全球油气能源供应链稳定性将遭到质疑,北溪2号虽然是暂停,但开启的难度不小,由于俄乌战争,欧盟各国未来的能源政策将发生变化,不会是俄“一股独大”而将是多元化,必然影响能源供应链的改变,从而影响海运市场航线与运量。

后续的航运市场走向,需要考虑的因素恐怕不是战争因素,而是其他因素,包括世界经济、地缘政治、美元加息、新冠疫情等。

俄乌冲突,并非与中国无关,世界是一盘棋,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可能置身事度外。中国,作为世界工厂,其航运业的变化,将对出口造成重要影响。我国是海运大国,海运承担了我国约95%的外贸货物运输量,在能源、粮食等关系国计民生的重要物资上主要依靠进口,对外依存度较高。我国依赖度较高的海运通道主要包括马六甲海峡、霍尔木兹海峡、直布罗陀海峡、苏伊士运河、巴拿马运河等。


作为海运大国,国际海运通道对我国具有十分重要的战略意义。俄乌冲突具有非常强的警示价值和借鉴意义,以利我国考察极限施压下中国航运业的应对之策。 

总之,不仅仅要放在此次战争中考察对航运业短期波动的影响,而是应该将视角对准俄乌战争对世界格局的影响,怎样长远地影响航运业的航线布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