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1—62774666
zhaopin@ahcywl.com

再见德邦!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发布日期:2022-03-13 浏览次数:164

来源:运联研究院

时间:2022-03-11

作者:李忠心



传言已久的重磅并购案终于落下帷幕。中国物流界的一块“金字招牌”,被京东揽入麾下。一时间,行业内外出现不少解读和点评的声音。

其实,这其中的大部分观点都缺少科学依据和清晰的逻辑,对行业从业者多有误导。因此,作为一个老德邦人我觉得有必要科学理性地去看待此事,并尽我所能以正视听。

1.我为什么要写这篇文章

1.1 在感情和行业价值面前,流量不值一提

小道消息满天飞的时候,少数自媒体人已经压抑不住内心的兴奋,摩拳擦掌,唯恐错失这一“爆款”的机会。

我对写这个话题一直是抵触的,始终过不了心理那个坎儿。直到动笔这一刻,我还是在犹豫要不要写。无论是我个人还是运联,一向不喜欢蹭热点和哗众取宠。

虽然我身上有非常明显的德邦烙印,但无论从资历还是原来的职务层面,我都没有资格对老东家评头论足,指指点点。

那为什么又要写这篇文章?

各种借题发挥的流量文,给出了很多误导行业的离谱判断。很多德邦老同事,出于对老东家的感情在朋友圈分享了一些口水文,大家并没有认真去看内容,只是当成了一个情绪的宣泄口。重大行业事件,往往能够成为行业从业人员的长期记忆点,所以,给出一个相对准确的解读,对于行业的发展是有重大纠偏作用的。

对于我个人而言,德邦和崔总都给与了我很大的帮助。

我在德邦时期的职务并不高,但打下了相对扎实的基本功,在德邦的收获远大于付出。来到运联后,德邦的各位领导,尤其是崔总给了我无条件的支持,他是我能够取得目前这一点点小成绩的贵人。

1.2 几十万青年才俊的梦想值得纪念

虽然深知老东家号称“物流界的黄埔军校”,但看到前几天的朋友圈,才发现这个群体比我想象得要更大。所以,更直白一点的价值就是,为了让老同事们在朋友圈转的内容靠谱一点,用一个德邦人的笔,去纪念德邦人曾经奋斗过的青春。

想到这里,貌似正身在运联的我,目前是最适合的人选。无论水平如何,都要承担起这个任务。假如我写的不好,请不要怪我。强迫我这样一个只会用理性分析写作的人来写一篇感性的、带有情感的文章,本身就有点为难。

(2017年双11期间,德邦“双11指挥部”场景)

2.站在老德邦人的角度:感情上不可接受,理性上勉强接受

肯定会有人说:你算老几,人家百亿级的公司,怎么轮得到你这个一毛钱股权没有的人发表感言。

是的,按道理我是没有资格评价这件事,但我仍愿意代表一部分对公司有深厚感情的老德邦人谈下感受。

2.1 感情上不可接受:距离大家的预期有太大差距

请原谅我们年少轻狂,靠着一群娃娃兵在中国物流行业打下了一片锦绣山河,引得万人敬仰,我们每个参与人都有骄傲的理由。

1)我们生而骄傲:物流行业因为德邦精彩。

我们是中国物流行业第一批大规模的高学历、职业化、国际范的弄潮儿,硬生生地改变了中国物流行业脏乱差的形象,让物流人体面地在社会上立足。在这一点上,崔总对物流行业的贡献,堪比链家创始人左晖之于房产服务行业。

2)预期差距:出师未捷,更多的是不服气。

无论是曾经的德邦人,还是仍然在职的德邦人,亦或者是业内同行,都认为德邦是被市场低估的。对比曾经叱咤风云的华宇、佳吉等传统零担巨头,德邦用自己的标准化、职业化取得了摧枯拉朽式的超越,在零担行业一骑绝尘。在大家的心目中,德邦应该是快运里面的顺丰,起码要到500亿甚至1000亿的市值,而且应该独立发展成为中国物流业笑到最后的几家巨头之一。

(2017年12月5日,历经两年,德邦IPO成功过会)

3)复杂的感情:又爱又恨,但爱占主导

德邦是一个神奇的公司。它是绝大部分德邦人的第一份工作。它的工作方式、思考方式会改变人的一生,就算离开物流行业,也会被深深烙上特有的印记。

德邦不像一个公司,更像是一个大学的延伸。大家都二十出头,满怀着对未来的期待,义无反顾地接受了所有的企业文化,用稚嫩的肩膀扛起了一个个看似不可能承担的责任。

早年间,最高级别的副总裁也很多都是30岁不到。这在绝大多数行业和企业都是很罕见的。当然,大家的心智也都不会太成熟,因为并没有经历过社会的磨砺,无可避免地会出现各种矛盾和冲突,导致离职的时候对公司怨言颇多。

但对比家族企业和暮气沉沉的传统行业,德邦给了大家最好的平台,能力得到了快速的锻炼,让大家有底气面对未来人生的挑战。所以,虽有各种不愉快,但对老东家的感情仍是爱大于恨,各种吐槽加班和PPT100版更像是吐槽自己父亲抽烟的毛病一样。

2.2 理性上勉强接受:起码是体面的离开

也许是因为,德邦是唯一一个通过自己努力,在A股“硬上”的快递快运公司,所以圈粉无数。但上市后,利润一直不好,资本市场表现也比较差。一直处于盈亏边缘的情况下,德邦仍然能以超过百亿的价格被并购,这说明资本市场本身对德邦这块“金字招牌”的认可。

1)接受的理由:对比更早一批的巨头,崔总做到了功成身退

对比更早的远成、宝供、华宇、佳吉、宅急送,德邦最起码经历了上市后300亿市值的高光时刻,也经历了第二曲线做到百亿的第二春,兑现了自己的才华。

崔总个人也通过投资物流生态、参加运联峰会、合办青浦特训营等渠道,为行业传播了非常多的深度思考和正能量,真正做到了“达则兼济天下”,成为激励中国物流人前进的偶像。大家也都希望崔总有一个好的收获。

(2019「第八届」运联峰会上运联董事长褚方鸿对话崔维星)

2)勉强的理由:行业依然有机会

目前,行业远远没有到最后的决战时刻,选择坚守依然有机会翻盘。并且,以德邦扎实的底盘和人才储备,在当前激烈的环境中保证不亏损,调整战略和业务线,熬过寒冬不成问题。

不止德邦,除了顺丰和中通,其他几家网络型公司都是处于咬牙坚持的阶段,远没有报表上看到的那么漂亮,所以机会依然在。

2.3 致敬我们的青春:中国物流史上有我们浓墨重彩的一笔

虽然木已成舟,我们仍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毕竟,对于任何人来讲,老东家被并购都不是一件特别光彩的事(以至于独处的时候潸然泪下)。我们今后在提到曾经同是德邦人的时候,嘴角可能不再上扬,而是变得平淡如水,波澜不惊。

兄弟们,感谢德邦给了我们一个如此好的平台,让我们锤炼出了扎实的基本功、思考能力和合格的职业素养。未来物流业会持续发生大的变革,我们有底气拥抱变化,深度参与。

3.站在行业分析的角度:不必过度解读,个体永远代表不了行业

运联研究院作为专注物流深度研究和咨询的机构,我们想正面纠偏以下几个谬论。

3.1 没有商流的物流没有希望:斯密的棺材板快摁不住了

这个拙劣的论调在物流行业从来就没有消失过。其实,这是用单一要素思考问题,认为必须要是货主主导的物流才有前途。

如今距离亚当斯密1776年在《国富论上》发表社会分工理论,已经过去接近250年了。这一谬论水平太低,大家只当看个笑话就可以了。

广义第三方物流(非3PL)的本质,是通过交付要素的复用,降低履约成本,使得物流在制造业里面的管理成本小于社会化的交易成本。

3.2 终局三家论:没文化,真可怕

所谓“三家论”,是指快运不会存在,未来中国物流行业只有菜鸟、京东、顺丰三家。

但凡多看一点靠谱的分析报告,也不会得出这个结论。这是典型的类比论证法,是拿美国市场的UPS、FedEx、DHL三家“有名号”的企业来说事而已。但实际上现在美国零担企业还有TOP25呢,第一名纯零担企业ODFL的市值甚至达到365亿美元,大约2300亿元人民币。

3.3 咨询无用论+管理无用论:和读书无用论差不多的水平论调

更夸张的是,有人竟然拿这次并购,炒作说是麦肯锡的咨询害了德邦,德邦的管理官僚主义害了德邦。并建议物流企业不要搞精细化管理,不要找咨询公司,自己摸索就好了。

的确,过去的一些年,一些草根老板凭借对市场机遇的把握,抓住了市场红利期,赚到了大钱。但未来的存量竞争,越来越需要更加科学的管理理论、经营方法论,拍脑门的决策方式越来越没有未来,咨询只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3.4 对德邦不达预期的评价:特定时期的战略不聚焦引起的连锁反应

这个问题我本来是不想回答的,因为我认为我讲的也不一定对。但对比市面上的牛鬼蛇神,我认为还是回答下比较好,因为我在运联的青云学院做过模型验证。

德邦最大的问题,是有限资源的限制下,同时押注快运和快递,导致资源投入不足。快运作为现金奶牛业务,在没有取得绝对市场领先地位的情况下,放弃了资源投入,导致了基本盘不稳固;从而诱发了增长乏力,市场竞争力下降。所谓的内部管理问题等,都是结果而不是根本原因。

3.5 行业真正需要的反思

行业评论家们真正需要反思的不是德邦,而是自己。德邦二十多年的发展里,每年60%增长,已经创造了诸多奇迹。多学习别人优点,提升自己才是正确的道路。物流行业未来依然机会很多,想办法通过学习、提升职业化、标准化,才能把握住未来的机会。